卷五 豹韬

六韬(注释本) 六韬(注释本)
作者:姜子牙 丛书:四库全书 章节:6
林战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遇大林,与敌人分林相拒。吾欲以守则固,以战则胜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使吾三军分为冲陈,便兵所处,弓弩为表,戟楯为里。斩除草木,极广吾道,以便战所。高置旌旗,谨敕①三军,无使敌人知吾之情,是谓林战。

  林战之法,率吾矛戟,相与为伍。林间木疏,以骑为辅,战车居前,见便则战,不见便则止。林多险阻,必置冲陈,以备前后。三军疾战,敌人虽众,其将可走。更战更息,各按其部,是为林战之纪。”

  【注释】

  ①敕:告诫,命令。

突战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敌人深入长驱,侵掠我地,驱我牛马,其三军大至,薄我城下。吾士卒大恐,人民系累,为敌所虏。吾欲以守则固,以战则胜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如此者,谓之突兵。其牛马必不得食,士卒绝粮,暴击而前。令我远邑别军,选其锐士,疾击其后。审其期日,必会于晦①。三军疾战,敌人虽众,其将可虏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人分为三四,或战而侵掠我地,或止而收我牛马。其大军未尽至,而使寇薄我城下,致吾三军恐惧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谨候敌人,未尽至则设备而待之。去城四里而为垒,金鼓旌旗皆列而张。别队为伏兵。令我垒上多积强弩,百步一突门,门有行马。车骑居外,勇力锐士隐伏而处。敌人若至,使我轻卒合战而佯走,令我城上立旌旗,击鼙鼓,完为守备。敌人以我为守城,必薄我城下。发吾伏兵,以冲其内,或击其外。三军疾战,或击其前,或击其后。勇者不得斗,轻者不及走,名曰突战。敌人虽众,其将必走。”

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  【注释】

  ①晦:夜晚。敌强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与敌人冲军①相当,敌众我寡,敌强我弱。敌人夜来,或攻我左,或攻我右,三军震动。吾欲以战则胜,以守则固,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如此者,谓之震寇。利以出战,不可以守。选吾材士强弩,车骑为左右,疾击其前,急攻其后,或击其表,或击其里。其卒必乱,其将必骇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人远遮我前,急攻我后,断我锐兵,绝我材士。吾内外不得相闻,三军扰乱,皆散而走,士卒无斗志,将吏无守心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明哉!王之问也。当明号审令,出我勇锐冒将之士,人操炬火,二人同鼓,必知敌人所在,或击其表,或击其里。微号相知②,令之灭火,鼓音皆止。中外相应,期约皆当。三军疾战,敌必败亡。”

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

  【注释】

  ①冲军:担任突击任务的部队。
  ②微号相知:用约定的暗号互相识别。

敌武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猝遇敌人,甚众且武,武车骁骑绕我左右,吾三军皆震,走不可止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如此者,谓之败兵。善者以胜,不善者以亡。”

  武王曰:“用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伏我材士强弩,武车骁骑为之左右,常去前后三里。敌人逐我,发我车骑,冲其左右。如此,则敌人扰乱,吾走者自止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人与我车骑相当,敌众我少,敌强我弱。其来整治①精锐,吾陈不敢当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选我材士强弩,伏于左右,车骑坚陈而处。敌人过我伏兵,积弩射其左右,车骑锐兵疾击其军,或击其前,或击其后。敌人虽众,其将必走。”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

  【注释】  ①整治:指军容严整。

鸟云山兵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遇高山盘石,其上亭亭,无有草木,四面受敌。吾三军恐惧,士卒迷惑。吾欲以守则固,以战则胜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凡三军,处山之高,则为敌所栖;处山之下,则为敌所囚。既已被山而处,必为鸟云之陈。鸟云之陈,阴阳皆备,或屯其阴,或屯其阳。处山之阳,备山之阴;处山之阴,备山之阳;处山之左,备山之右;处山之右,备山之左。其山,敌所能陵①者,兵备其表,衢道通谷②,绝以武车。高置旌旗,谨敕三军,无使敌人知我之情。是谓山城。行列已定,士卒已陈,法令已行,奇正已设,各置冲陈于山之表,便兵所处,乃分车骑为鸟云之陈。三军疾战,敌人虽众,其将可擒。”  【注释】  ①陵:攀登。
  ②衢道:四通八达的道路。通谷:可通行的山谷。

鸟云泽兵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与敌人临水相拒,敌富而众,我贫而寡,逾水击之则不能前,欲久其日则粮食少。吾居斥卤之地①,四旁无邑,又无草木,三军无所掠取,牛马无所刍牧②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三军无备,牛马无食,士卒无粮,如此者,索便③诈敌而亟去之,设伏兵于后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不可得而诈,吾士卒迷惑。敌人越我前后,吾三军败乱而走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求途之道,金玉为主。必因敌使,精微④为宝。”

  武王曰:“敌人知我伏兵,大军不肯济,别将分队以逾于水,吾三军大恐。为之奈何?”  太公曰:“如此者,分为冲陈,便兵所处。须其毕出,发我伏兵,疾击其后,强弩两旁,射其左右,车骑分为鸟云之陈,备其前后,三军疾战。敌人见我战合,其大军必济水而来。发我伏兵,疾击其后,车骑冲其左右。敌人虽众,其将可走。

  凡用兵之大要,当敌临战,必置冲陈,便兵所处,然后以车骑分为鸟云之陈。此用兵之奇也。所谓鸟云者,鸟散而云合,变化无穷者也。”

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  【注释】

  ①斥卤之地:荒芜贫瘠的盐碱地。
  ②刍牧:饲养和放牧。
  ③索便:寻找机会。
  ④精微:精细隐蔽。

少众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吾欲以少击众,以弱击强,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以少击众者,必以日之暮,伏于深草,要之隘路。以弱击强者,必得大国之与,邻国之助。”

  武王曰:“我无深草,又无隘路。敌人已至,不适日暮。我无大国之与,又无邻国之助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妄张诈诱①,以荧惑其将。迂其道,令过深草;远其路,令会日暮。前行未渡水,后行未及舍,发我伏兵,疾击其左右,车骑扰乱其前后。敌人虽众,其将可走。事大国之君,下邻国之士,厚其币,卑其辞。如此,则得大国之与,邻国之助矣。”

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

  【注释】

  ①妄张诈诱:虚张声势,以欺骗手段引诱敌人。  

分险

  武王问太公曰:“引兵深入诸侯之地,与敌人相遇于险阨①之中。吾左山而右水,敌右山而左水,与我分险相拒。(各)[吾]欲以守则固,以战则胜。为之奈何?”

  太公曰:“处山之左,急备山之右;处山之右,急备山之左。险有大水无舟楫者,以天潢济吾三军。已济者亟广吾道,以便战所。以武冲为前后,列其强弩,令行陈皆固。衢道谷口,以武冲绝之,高置旌旗。是谓车城。凡险战之法,以武冲为前,大橹为卫,材士强弩翼吾左右。三千人为屯,必置冲陈,便兵所处。左军以左,右军以右,中军以中,并攻而前。已战者还归屯所,更战更息,必胜乃已。”

  武王曰:“善哉!”

  【注释】  ①险阨:险阻狭窄的地形